亞太中文電視臺

田迎人黑白油畫《布魯塞爾——傷心一別》

2021-12-26 16:08 未知

田迎人黑白油畫《布魯塞爾——傷心一別》
作者  彭 俐
    油畫家田迎人說,如果不是自己出門遠足,也不是接人,那么她平生最不愿意去的地方就是機場、碼頭和站臺。送人的滋味是不好受的,送人不如迎人。田畫家的萬千粉絲們都以為“迎人”是一個筆名,其實不是的,那就是她的本名,具有先見之明的父母,為注定將要成為藝術家的女兒起了一個擁抱世界的名字。這個名字也表達了不忍與親朋分別的情感。這種情感在她的黑白油畫《布魯塞爾傷心一別》中淋漓盡致地渲染,讓我們為之深深感動。
 
    是的,這是一座年代久遠的火車站,墻壁上有孩子們涂抹的痕跡,狹長的站臺光線幽暗,而情人相互告別的時刻也總是天色陰沉,一定是人們的心情左右天氣而不是相反。管他是在意大利的都靈,還是在比利時的安特衛普;是在英國的倫敦,還是在巴西的圣保羅,凡是火車汽笛開始鳴響的時候,親人和朋友相互告別的場景都是同樣的凄楚傷懷。兩個人的站姿和彼此之間的距離,可以說明相互關系的親密程度,這就是無聲的繪畫語言的表現力,不過寥寥幾筆。
 
    最打動我們的,是一對情侶的一俯一仰,四目淚盈,深情凝望。在這短暫時刻所凝聚和迸發的內心情素,可以讓人回味一生。從此別過,天各一方,都說重逢有日,無奈歲月蒼茫。畫面的視覺中心浮現出一片白色煙霧,揭示了人生旅途不可確定、命運不可捉摸、世事不可預知的深邃、迷蒙。若說田畫家把她自己和她的情感融入畫作,也是說的通的,正像小說家會在無意之中以自身為主人公來描寫一樣,畫家也總是不經意地把一幅別人的肖像畫變成自畫像。沒有為離別的傷痛而流過眼淚的人,不太懂得淚腺經不住揮手告別的刺激……
 
    別情最是難為情,自古驪歌不忍聽。古代君子落月屋梁,賢士個個重情重義。這在古典文學作品中不乏先例,而縱觀歷史,一紙寫盡離別之痛者,惟南朝江淹一人,僅《別賦》開篇一句:“黯然銷魂者,惟別而已矣”。而在諸多人際關系中,恐怕惟有戀人的送別最是糾結,痛楚乃至慘烈。按照宋代最癡情的詞人柳永的說法,就是“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如果我們再去讀元代元好問的《摸魚兒·雁丘詞》,就會更加的不忍卒讀:“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
 
    讀著田畫家的黑白油畫《布魯塞爾傷心一別》,耳邊響起憂郁而又傷感的藍調樂曲;蛟S,你會情不自禁地回憶起自己的往事,感慨萬千。人生總有一別,但愿別太傷心。有緣還會重逢,哪怕關山萬重。愛,如果不是永恒,人,又為什么而生?!
責任編輯:華僑傳媒網

頻道精選

最火資訊

首頁 | ASTV App | 網站地圖

亞太中文電視臺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亞太中文電視臺

電腦版 | 移動版

一级A片在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