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中文電視臺

田迎人黑白油畫《獨自登頂》

2021-12-26 16:26 未知

田迎人黑白油畫《獨自登頂》
作者  彭 俐
   人,你不要匍匐在大地上爬行,你要獨自向上攀登去觸摸天穹。
 
    ——油畫家田迎人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任何一位女性要想在任何職業領域出類拔萃,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況藝術創作需要強健的體魄支撐,而內心的堅毅程度也有苛刻的要求。一雙細嫩柔軟的手要搬運、捆綁、累緊巨大的木框,用力扯平畫布,調制味道刺鼻的顏料,然后像油漆匠一樣的辛苦勞作,有時還要登梯爬高,一站就得幾小時,甚至十幾個小時……她說自己就是一個“刷墻的”,干的是標準的體力活。而且,在這些強度很大的體力活兒的背后,還要絞盡腦汁地確定主題,尋找角度,搜索素材,構思形象,經營畫面,分割空間,為此而發呆發愣一周兩周也是常有的事,卻屬看不見動作的精力付出,不見淌汗的心血灌注。她的這幀黑白油畫《獨自登頂》,講述的就是像她本人以及所有獻身理想、奮力拼搏、堅毅不屈者的人生故事。
 
    在生活中你會發現,面對一座山峰,一開始,向上攀登的路上有許許多多的旅伴同行。但是,越往高處走坡度越陡,道路越窄,空氣也越加稀薄,人的腳步變得緩慢、沉重,心跳的頻率加快,呼吸也感到急促而困難,甚至大腦的意識都有些模糊不清,一種危險來臨、前程莫測的恐懼襲來,不免產生進退兩難的猶豫……于是,你下意識地回頭,察看來路,四下一望,原本人多勢眾的那些人群已散,零零星星的被甩自后面,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和曾經的旅伴拉開了距離,這種距離有長又短,有大有小,既是物理空間的距離,更像是心理空間的差距。好多人以為登山只是玩玩,沒想著玩命(然而玩藝術就是玩命)。再往上走,也許就不能再說是行走了,而是像蜘蛛或蜘蛛俠一般地攀爬,不再是兩腳著地,而是四肢用力,驚險的場面不斷地出現,一不小心失足,就有墜落深谷,喪命絕壁的可能,且可能性極大。
 
    一個人要想做藝術家,要抵達藝術的高峰,切不可寄希望于結伴而行,你必須孤獨寂寞的地前往,因為失敗的可能遠遠大于成功的愿景,你還好意思拉上幾個陪綁、墊背的嗎?!在偉大藝術的領域,舉凡詩歌、音樂、繪畫、雕塑等,都屬于個體忘我投身的事業,創造的靈感從來不叩集體宿舍的門窗,她在夜闌人靜時拜訪為藝術癡迷的失眠者,懷著憐憫和敬佩之心向他單獨面授機宜。田畫家就是那個為繪畫藝術而辛勤守夜的人,她睡得很晚,但她每一畫作的創意卻醒得很早。
 
    在任何一門藝術創作的登山道路上,真正到達頂峰的人非常有限,因為像樣的高山之巔容人站立的地方很小,不會有太大的平臺——大到一臺聯歡晚會那樣的平臺。藝術拒絕平庸,屏蔽流行的時尚,甚至把通俗也一起否定,并且拒絕群體聚集的歡樂嘉年華。盡管在盧浮宮、大都會博物館里有魚貫而入的參觀人流,然而在每一幅名畫前,在隱身的畫家與現場的觀眾之間,也總是一對一的交流、敘談,很親切又很私密……就像此時此刻,我們面對田畫家的作品《獨自登頂》一樣。
責任編輯:華僑傳媒網

頻道精選

最火資訊

首頁 | ASTV App | 網站地圖

亞太中文電視臺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亞太中文電視臺

電腦版 | 移動版

一级A片在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