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 Television Station International

田迎人黑白油畫《招手》

2022-01-11 22:27 未知

田迎人黑白油畫《招手》
作 者   彭 俐
    故鄉在向我,也向你招手!
 
    那年長我們太多太多的高大粗壯的老樹,擁有一顆鮮活跳動的不老的心,他遒勁的枝條正在高揚著手臂,像是為你我的遠行而送行,又像是迎接著天涯海角的游子歸來。
 
    田迎人的這幀黑白油畫《招手》,正在向我們招手,仿佛親朋殷切的呼喚,又如愛侶無聲的懷戀,那是迎人的一片美意——濃的化不開的色塊,是畫家的心曲——用線條構成的樂章。
 
    一幀油畫,一闕小詩。
 
    近代王國維在其《人間詞話》中論詩,“昔人論詩詞,有景語、情語之別,不知一切景語,皆情語也”。——我們把此詩論當作畫論來讀,也是言之成理。詩中的“景語”,即描寫自然景物之句,就以老樹為例:如李白的“嫩篁侵舍密,古樹倒江橫(《冬日歸舊山》)”;又如杜甫的“岸疏開辟水,木雜古今樹(《宿花石戍》)”,可見一詩仙、一詩圣,都是帶著濃厚感情在寫古木,可謂情動于中,情景交融,F在,我們再看迎人的畫面:這株魁偉、蒼勁、挺拔的老樹(其中寄托了畫家多少深情),他傲岸的身軀獨立蒼茫,蒼翠著一方天地,蔭翳著整個村莊,撫慰者無數生靈……田畫家正像所有杰出的詩人一樣,在自己所描繪的自然景物中,注入了生命的活力,傾注了一腔熱忱……
 
    一切風景畫,都是抒情詩。
 
    如果一株參天古木,只是一塊木頭而面無表情,沒有意識的神經細胞,沒有思想觀念的觸角,甚至沒有錦心繡口,也不會說個話,那他就完全沒有必要,也沒有資格占據畫面的空間,應該被挪移作他用,當作燒火的劈柴似乎更合適。田畫家不會隨意在她的畫布上栽種樹木、花草,也不會毫無目的地建造橋梁和房屋,一切經營布置都為表達感情的需要,就連一個小孩子在搭積木的時候心里都有一個美好的意愿,而一位藝術家作畫的時候怎么能不講述一個精彩的故事給你聽……讓我們倍感意外的是,看田畫家的作品很費時間,你盯著她的一幅畫,每每要看好半天,也許還要揣摩、思忖好久……她是一個能把空間藝術(繪畫、雕塑)變成時間藝術(文學、音樂)的藝術家,這也正是她的高明之處。你在她的畫作前停留的久了,凝視的久了,思考的久了,就如同讀小說、聽樂曲一樣,不經意間,就消磨了不少愉悅的時間……
 
    最好的畫家,堪稱詩人。
 
    無論在古都北京的郊區,還是在其他城市任何一個鄉鎮,幾乎都會看見同樣是耆碩之年、德高望重的老樹,冒著凜凜寒風或忍受驕陽酷暑,慈祥地站立在村口向行人招手,年深日久,目送了多少血色的落日,也捧起多少鮮紅的朝陽……
責任編輯:華僑傳媒網

頻道精選

最火資訊

首頁 | ASTV App | 網站地圖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sia Television Station International  技術支持:亞太中文電視臺

電腦版 | 移動版

一级A片在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