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 Television Station International

油畫家田迎人:浪漫主義的“小舟”

2022-02-12 19:23 未知

油畫家田迎人:浪漫主義的“小舟”
作者  彭 俐
 
不浪漫,不藝術。
 
對于藝術家來說,不浪漫,不生活。
世界上,惟美人與藝術,可與浪漫劃等號。而油畫家田迎人既是美人又從事藝術,因此她占全了兩個浪漫別解的名目。同時,從藝術創作的角度看,浪漫與想像、激情不可分割,就像蔚藍色的天空,離不開縹緲的云朵和燦爛陽光的照射?梢哉f,浪漫是所有藝術家生命的底色,當他們吟詩、作畫、寫曲的時候,就是抒發自己浪漫情懷的美妙時刻。
 
浪漫主義畫派,誕生在19世紀初葉的法國,可謂法國資產階級大革命的派生物,人的內心自由、思想解放,讓藝術家的創作也進一步掙脫了束縛,任何人為的限制和強制都是對創造性天賦的褻瀆。浪漫的本質是肯定人的精神價值,強調生命個體的存在,主張個性張揚,還是哲學家黑格爾說的簡明、通透:“(藝術表現的對象是)自由的具體的心靈生活”。如果說新古典主義藝術注重理想美,那么浪漫主義藝術就更加強調個性美。前者訴諸理性選擇,著眼于普遍性;后者訴諸于感性體驗,更看中特殊性。古典者,端莊沉穩,水波不興;浪漫者,動感十足,激情澎湃。從漢語“浪漫”一詞的字面看,兩字都帶“水”,而有趣的是,浪漫主義畫派代表人物德拉克羅瓦的作品《但丁之小舟》,是在先驅人物籍里柯的名畫《梅杜薩之筏》的啟發之下所創作,兩者都是“水”上之物。該畫派另一位代表人物透納,也繪制了一幅《販奴船》,同樣也離不開浩瀚水域。那么,田畫家亦然,她拿手的黑白油畫《這一刻》、《圣賽巴斯蒂安的媚眼》也是刻畫“小舟”的故事。這純粹是一種巧合呢,還是一種必然,浪漫主義畫家個個喜歡“乘船”,他們顯然是跟水干上了,就是不肯上岸。但事實上,田畫家平生第一次坐海船就暈得很厲害,以至她再也不敢冒昧地登上甲板。
藝術史上的畫派之所以頻繁出現,例如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主義、浪漫主義等層出不窮,那倒不是因為后起的畫家們無視前賢,喜歡冒犯、沖撞并徹底推翻前輩大師。我想不是的,絕不像有些人認為的那樣——后一代藝術家在徹底否定前一代藝術家。真實的原因是,每一代藝術家都不愿意重復前人,卻寧愿承擔創新的重任和使命,他們每個人都渴望做自己,做前人沒有做過的事情,于是藝術就在這樣的情勢下生生不息,充滿生機與活力。藝術,是一項惟我獨尊的差使。藝術家沒有那么大權力,像一位董事長或總裁那樣說一不二,卻能在他自己的領域稱王,做到獨一無二。田畫家樂不得人們稱她為“油畫界的武則天”,她喜歡“色彩女皇”這一稱謂,在對色彩的理解、詮釋、運用和掌控上,她可以隨心所欲,不被任何人所左右,可以做到頤指氣使,睥睨天下。為什么不呢?藝術家有這個權利和資格,在純屬他個人的自由王國里稱王稱霸,他不瘋掉,靈感就會跑掉。我們看看田畫家的風景油畫《風的氣息》,那是怎樣的一種自由自在的氣息,風的氣味里有愛的呢喃,花朵的芬芳不見,只是彌漫,彌漫,彌漫在一片氤氳的牧場……這讓我們自然而然地想到浪漫主義音樂全盛時期的代表人物貝多芬的交響曲《田園》,原來繪畫的色調和音樂的旋律一樣,能夠產生和諧的對位、和聲的效果,讓人在視覺上引起一種“共鳴”。同時,映入我們腦海的還有英國浪漫主義運動發起者之一、歐洲田園詩鼻祖華茲華斯的詩篇《我孤獨的漫游,像一朵云》,“驀然間,我看見一片金黃色的水仙,盛開在幽谷中,溪水旁……”這位詩人無意中用浪漫的語言解釋了田畫家的畫作:“感情和氣味是這么一種東西,它們猶如光之于太陽,音樂之于風”。應該說,浪漫主義文藝是一個“三通”:繪畫、音樂、詩歌。
田畫家的作品大多與浪漫主義情調相吻合,自由奔放的筆觸帶著飽滿的激情,光影的細膩處理和色彩的強烈對比令人省心悅目,尤以《法國阿爾勒幽會之墻》與《情人走過的路》這兩幅風景畫為最。畫中,兩性之愛的情感纏綿悱惻,其間的歡樂與憂傷誰能夠說清,也不用細說……幸福的甜蜜已成過往,但是人生的回憶卻依然鮮亮……

是的,不浪漫,不藝術。

藝術的歷史發展到今天,浪漫主義的“小舟”還在漂流,畫家也依然在奮力劃槳。
責任編輯:華僑傳媒網

頻道精選

最火資訊

首頁 | ASTV App | 網站地圖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sia Television Station International  技術支持:亞太中文電視臺

電腦版 | 移動版

一级A片在线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