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 Television Station International

油畫家田迎人:印象主義的“舞蹈”

2022-02-14 20:37 未知

油畫家田迎人:印象主義的“舞蹈”
作者  彭 俐
 
油畫家田迎人對“外光”和“色彩”的處理表明,她與法國印象派大師們是天然的盟友。倘若在藝術創作的觀念和準則上心領神會,即便是隔世隔代的人也可以稱為同道。藝術史上印象派的出現值得慶賀,對年頭不少的油畫界來說,就好比一座古建筑打開一扇天窗,燦爛的陽光照射進來,讓畫家的前額和頷下的亞麻布一并鮮亮。
印象派所說的“印象”,到底是指什么“印象”?誰能夠用一句話把它說明白,讓我們也對這一畫派的風格和有別于其他畫派的特點,有一個清晰一點的印象呢。簡言之,印象派繪畫的“印象”,就是特指對時間的印象。美術造型本是空間藝術,文學寫作才是時間藝術,而其他畫派也都把目光集中在空間建構,忽視了時間的因素和作用。然而,光影和色彩隨著時間的變化而改變是不爭的事實,“外光派”畫家在野外寫生時注意到這一點。他們把科學的光學知識和藝術美學的理念結合起來,進行了深入細致地觀察和研究,并把心得和體會形象地記錄在畫布上,其中有莫奈的“日出”、“睡蓮”,馬奈的“草地”、“吧臺”,雷諾阿的“舞會”、“秋千”,當然還有梵高的“星空”和“向日葵”。田畫家早年負笈跨海,來到法國,拜訪這些前輩大師的故里,沿著他們的足跡采風,寫生,頗有收獲。我們在欣賞她的風景畫《葉子上的舞蹈》、《陽光下的尼斯》、《藍鉆·琥珀·瑪琳湖》、《智利的休閑海岸》、《北極光》和《流金河》時,就會產生一種時光倒流的感受,仿佛又回到了19世紀印象派興盛的時代。畫中可見,她像一位光學博士一樣,熟悉電磁波譜,能夠充分感知可見光波長對應的顏色,并做出最簡明的過渡處理;同時也能像色彩學家似的辨識顏色,其視網膜中的光敏色素含量頗高,固能見人所未見,調配出神秘而又奇異的色澤。
必須承認,對于19世紀后半葉的畫家來說,采用印象派畫法是一種無意識的“應激反映”,而威脅繪畫行業生存的,是1839年達蓋爾制成第一臺照相機。攝影技術的出現,砸了肖像畫家的買賣無疑,也讓世人看到畫家對景物的“工筆細繪”,只是咔嚓一下,就被機械的鏡頭打得一敗涂地,簡直不堪一擊。印象派創始人之一莫奈的一句名言,十分耐人尋味:“我曾以為,留住光,就可以留住你”。留住繪畫這門藝術,已經提到了議事議程上。面對先進的攝影器材,從莫奈、馬奈無可奈何的尷尬一刻起,轉眼間,將盡200年過去了,畫家所繪與高清晰圖像的生存競爭,或者說市場比拚還在繼續。然而,如今的造型藝術家已經不再掙扎,而是盡顯瀟灑,自從畢加索和馬蒂斯出現后就更是如此?梢哉f,印象派的功績可譽為“光的起義”、“色彩革命”,不要小看“日出”照在湖面那片細碎的光,自此,光和色彩成為繪畫主題,也舉起一桿大旗。是的,田畫家那雙眼睛的感光器異常靈敏,總能把最美的光與色留在她的畫框里,難怪她自詡——是那個最“好色”的人。我們通過她的風景畫《葉子上的舞蹈》,看看陽光是怎樣在葉子上跳舞吧!當一支光的圓舞曲奏響的時候,森林中的鳥兒們在齊聲歌唱……這到底是印象派繪畫的余波呢,還是高潮?!盡管現在已經是21世紀,印象主義創始階段那些了不起的大師們早已遠去……
 
印象,停留在時間的刻度上;瞬間的感覺,就是永恒之戀的期許。
對印象派畫家而言,物體和光源的距離常常具有決定性意義,而光的反射、折射、透射和衍射同樣值得研究,因為色彩會隨之變換色相和色度,一句話,僅僅是光和色彩就能構成主題。那瞬間的光感就是靈感,直覺難道不是可靠的知識嗎,甚至還具有理性的成分。在此,尊重個人的體驗和感受,也就是尊重色彩瞬息萬變的可行性。21世紀的油畫家田迎人,揮舞著光的魔棒,轉動著色彩的萬花筒,她的得天獨厚在于一雙淺灰色的眼睛,非常美麗誘人,更主要的是,這雙眼睛看色彩與別人有所不同。而看世界的眼光,需要借助心靈的火焰,記得梵高曾說:“人絕不可以讓心靈的火熄滅掉,而要讓它始終不斷地燃燒……為了工作,為了成為藝術家,一個人需要愛。至少,要使他的作品不缺乏感情,他首先要自己感覺到這一點,并且,他要愛工作與愛生活”。做過牧師的畫家梵高,內心柔軟,具有一種博愛精神,他曾用自己的畫筆布道:“人們必須真正的愛他的同類,我要盡可能的使自己有這樣的心”。而油畫家田迎人則認為,藝術家那一顆火熱的心,就是太陽的替身。我們觀看她的靜物畫《太陽的替身》,會有一種靠近地球人類生存光源的親切感,感到一股溫流在身體里涌動,愛的感情是那樣深厚……紅玫瑰、白玫瑰、藍玫瑰,一朵朵玫瑰都是陽光的透射……
 
談到印象派的出生地,是啊,又是法國!
為什么此前的藝術流派洛可可、古典主義、浪漫主義、現實主義都產生在法國,而此時的印象主義還是誕生在法蘭西?這的確是一個有趣的現象,耐人尋味。應該說,是法蘭西自由的土壤和空氣,催生出各種各樣的藝術發明和創造,造就出一批又一批舉世聞名的大畫家、大作家、大詩人……而中國油畫界篳路藍縷的開山也都在法國留學,如林風眠、趙無極、徐悲鴻和吳冠中等,他們曾先后從巴黎美術學院取得真經。田畫家在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研究生班畢業后,做了法國的?,曾在巴黎的藝術學院做旁聽生,在巴比松小鎮為陽光下的花朵寫生。當然,我們必須對法國印象主義奠基人脫帽致敬,比較而言,其他畫派基本都是在否定前人的基礎上自立門戶,洛可可取代巴洛克,新古典主義顛覆洛可可,浪漫主義擺脫新古典主義,現實主義又擯棄浪漫主義,然而,唯獨印象主義畫派屬于溫和派,他們仁慈寬厚地對待以往的藝術流派,并以非常審慎、公正、虔敬的態度看待前輩大師,無意于自我標榜,更不想自立山頭。但是,即便是這樣謙卑、低調,早期印象派畫家還是被現實社會所不容,被諷刺嘲笑為“落選者沙龍”的成員。“落選者”的綽號,源于1863年,學院派畫家拒絕在官方舉辦的畫展上展出莫奈的作品。就連“印象派”三個字,在當時都是一個嘲諷。誰能想到呢,一個被人嫌棄和冷漠對待的“棄嬰”很快就長大了,也出息了,最終成為世人爭相追捧、羨慕、崇拜的巨匠和巨富。同樣,一路走來,油畫家田迎人不會忘記那些默默扶持、幫助過她的人,尤其是在她兩眼一抹黑,感到前途渺茫和無望的時候,那些給予她信心、希望和勇氣的人。正像她所說:“靈魂一旦獲得了獨立,就不再迷路”。是的,所有印象派畫家,都可謂靈魂獨立而自由的人,他們知道自己是誰,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毫無疑問,從藝術史的角度看,印象派繪畫是一道分水嶺,由此,藝術家才真正發現了自我,也開始在創作中有了畫家本位的意識,不再被歷史、神話或宗教的題材所局限,不再以眼前物體的形狀為造型標準,而是以自己的視覺感受和心靈體驗為中心。在這里,孔夫子“君子不器”的理念可以套用,畫家不是為器物而存在,卻如笛卡爾所言“我思故我在”。

什么是印象派繪畫?

——印象派繪畫是陽光的“舞蹈”。
責任編輯:華僑傳媒網

頻道精選

最火資訊

首頁 | ASTV App | 網站地圖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sia Television Station International  技術支持:亞太中文電視臺

電腦版 | 移動版

一级A片在线免费观看